宠妃打脸日常(月下微尘)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冷眼看戏
背景
18号字
字体 关灯 繁体

香港赛马会沙田会所: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冷眼看戏

    小佟氏的焦虑和佟国维的惋惜根本不可能影响到康熙的好心情,虽说世家大臣的那起子心思的确有些膈应人,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这种事情早晚都会发生的,至于选择,端看利益大小,而正因为想明白了,康熙才会这么快就下决断,甚至不顾血脉之情打压不断冒头的佟家,借此警告其他家族缩回他们伸出来的爪子。

    将来继承这一切的不管是不是太子,又或者他的哪个儿子,那都取决于康熙的决定,而不是这些家族的支持,如今康熙要做的就是将主动权揽在自己的手里,不然他一旦退位,他那些儿子,不管谁上位,怕是都要受这些世家勋贵的掣肘,这样的苦处他尝过,自然不希望他的儿子也尝上一遍。

    当然,康熙心里还是很看好自己的儿子的,虽然不至于看谁都是好的,至少他相信自己的儿子都是有本事的,所以依着计划出了一口恶气的康熙可谓是身心舒畅,甚至破天荒地又翻了钮钴禄贵妃两次牌子,惹得后宫的妃嫔又是一阵上蹿下跳的,闹得无比欢快!

    云汐对于后宫的变化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自打斩断情丝之后,面对康熙她反而更显自然了,至少不会再出现负面情绪,也不会再因为康熙的举动而伤心流泪,总之没了这份感情的束缚,云汐活得更明白,打算起来也更清楚,再不会因为康熙而畏首畏尾。这段时间佟氏姐妹的争斗成了后宫最受瞩目的存在,不管康熙是推手还是放任,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就是不知道要伤多重才符合康熙的心意。

    云汐身穿一身茜红色的宫装常服靠在美人榻上,嘴角含笑地拿着一个话本子,也不知道是看到趣处还是想到佟氏姐妹愚蠢的行为,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下子可是有好戏看了,这佟贵妃就算是不想斗,小佟氏指不定也要逼着她斗,毕竟只有斗才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康熙的手段的确很高明,这真假消息交替出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由不得人不相信,再加上佟氏姐妹那个空有野心却没能力的阿玛,这戏有得唱。不过小佟氏的运气差了点,如果她能耐着性子等康熙处置佟贵妃,指不定她还真有可能像上一世那样取代佟贵妃的位置,成为下一任的贵妃,毕竟佟家之于康熙,原本就是特别的,偏偏这份特别硬生生地被他们这些佟家人消磨的半点不剩。

    云汐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得眉眼弯弯,这下子这一出戏是想不精彩都不行了,上一世的小佟氏可没有这么早入宫,而佟贵妃这个时候正风光呢,即便身子骨不好,可人家到底还是当了皇后。只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佟贵妃早早地就耗尽了康熙对她的情分,以至于她过早地被康熙冷落,原定由她生下便夭折的女儿也就这样错过了,可万幸的是她的身子骨因着没有怀孕的关系,保持的还不错,至少短时间内她不会因为身体不好而病逝。如此,上一世成功坐上后位的佟贵妃这一世怕是再与后位无缘,而康熙所谓的‘克妻’之说是否还会成为借口,就端看康熙有没有立后的意愿了,若是没有,那这贵妃之位,抑或者皇贵妃之位怕是就要引得众人大打出手了。

    云汐本人虽然没有为后的意愿,不过该掺和的她还是要掺和,该干预的她也一定要干预,不然真让对她不满的人坐上后位,她这悠哉悠哉的小日子还不一去不复返。再说了,经历了上一世的苦处,云汐是不可能再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左右的,她连对康熙的情意都能斩断,又何谈那些妃嫔。

    上一世的种种云汐已经很少再想起了,但是这一世的种种她却不得不提前防范,毕竟康熙的心思很多时候都牵涉了大多的事情,云汐有先知之能也算聪慧之人,但她不可能因为重活一世,也不可能因为她见识了一些新奇的知识就能变成康熙这样的政客。之前她之所以总是能恰到好处的达成自己的目的,大多都是依靠先知以及各方消息和康熙适当地透露才算准的,三者缺一不可,但谁能保证以后康熙还会现在这样事事都向她透露一二呢!

    云汐无所谓康熙宠谁又提拔谁,因为她只要不出差错,地位无可动摇,甚至还有可能再进一步,且她的三个儿子都注定她日后不会被慢怠,毕竟上一世的德妃百般作死,康熙还不是看在老四和老十四的份上原谅了她么?

    不,与其说原谅,不如说毫无后顾之忧的康熙也需要可以牵制儿子的理由,一个德妃根本无碍大局,她的作用不过就是在适当的时候帮着康熙达到他的目的,也间接地让老四他们明白,无论他们爬的多高只要康熙不愿意,他们终究还是会被打落尘埃。

    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康熙的这些手段不用在她和她的儿子身上,其他妃嫔以及阿哥格格们如何,云汐还真顾不得,毕竟她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妃子,能护住自己和孩子就已经万幸,这本领若是再大一点,康熙怕是就容不得她了。

    云汐突地笑了笑,抬头看着两眼满是好奇之色且盯着她看的绿袖,伸手将手中的话本子递给她:“这般看着我是为何?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妥之处?还是你又动了什么鬼心眼?”对自己身边的人,云汐还是十分纵容的,特别是绿袖和绿萝,因着两人为了云汐付出良多,云汐心中感念,私下里相处并不怎么在意规矩,显得亲近而又轻松。

    绿袖被云汐这么一打趣,不由有些脸红地道:“奴婢可没动什么鬼心眼,奴婢就是想知道娘娘会不会插手佟氏姐妹的争斗,毕竟这两姐妹之间的输赢对娘娘也是有影响的?!?br />
    云汐仰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眼里透出一丝对自由的向往,影响??!这宫里的任何事情都对她有影响,她不可能事事兼顾,而佟氏姐妹最终的结局关系的不仅仅是后宫的平衡,还与朝堂有所关联,如此她一个后宫妃嫔便不适合出手了,谁让康熙还在暗处盯着呢!

    “这样的局面已经不适合我们插手了,既然有皇上盯着,咱们只要躲在一旁看戏便可,插手太多不仅不能打击不到敌人,还会惹得皇上注意,与其到时出力不讨好,还不如离得远点,看他们自己折腾?!痹葡旖茄镒乓荒ɡ湫?,那些自以为是且喜欢踩在别人头上的,最终都将自食恶果。

    绿袖瞧着云汐一脸好心情的模样,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话本子,这是讲一个穷书生和大家小姐的故事,内容写得缠绵悱恻,实际上狗屁不通,说穿了,就是那些落魄书生自我安慰时的妄想,一个个都打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主意,把规矩礼教当摆设,也就骗骗那些无知少女,但凡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东西不靠谱。不过绿袖觉得她家娘娘喜欢看这个,估计就是打发一下时间,毕竟人真要这么好骗,他们这一路走来也不至于吃那么多的亏。

    云汐期待的好戏很快就上演了,或许佟贵妃这边因着图嬷嬷等人的关系还想着求稳,但是处于狗急跳墙的小佟氏却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耐心十足地等着机会到来,于是乎,不想动手的佟贵妃到底还是被小佟氏给逼得动手了,姐妹俩斗得不相上下,后宫那些看戏的妃嫔也并不是都只是为了看个热闹,瞅着那空子他们肯定也不会客气,毕竟有利于自己的谁都不想放过。

    一时间整个后宫都动了起来,云汐不可避免地要做些防范,毕竟谁也不能保证没人会在这个当头对她或者她的孩子出手,天知道这后宫到底夭折了多少小生命,她虽然可以保证自己没有沾过小孩子的血,但却不能保证别人能和她一样谨守这条线。

    都说冤家路窄,这不,佟贵妃刚解禁出宫来给皇太后请安就撞上了原本没资格过来请安却被皇太后点名的小佟氏,这好戏便直接上场了。

    有别于后宫其他妃嫔恨死对方也要装作好姐妹的虚伪,她俩根本就是撕破脸皮毫不给对方面子,不过佟贵妃因着是贵妃的关系,到底还是占点便宜,毕竟以下犯上什么的,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端看人怎么算。其他人可不管他们是真撕破脸皮还是装作撕破脸皮,他们只要有好戏看,管他们撕到什么程度!

    云汐身边站着钮钴禄贵妃,相比从前的暮色沉沉,生了十阿哥的她显得更富有生气,且对云汐的态度也并没有改变,不,与其说没有改变,不如说她对云汐的态度显得更加地友好了,这让云汐有一丝意外的同时又觉得颇为安心。
← 按键盘<<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香港赛马会5.4hk下一页 >> 按键盘 →